人物专访

返回>>
中国发展中医药需要更多刘维忠们
添加时间:2016/12/19 13:21:45     阅读 1187 次

                            来源:中国甘肃网  

2016年12月7日《经济参考报》报道,中国国务院12月6日发布的《中国的中医药》白皮书指出,中国高度重视中医药事业发展。

诚然。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十八大以来,中国执政党和中国政府空前重视中医药发展。特别是,作为核心的习近平,在促进中医药发展、助推中医药走出国门等方面,更是起到引领性的巨大作用、做到无可替代的莫大贡献。

并且,事实正像中国国家卫生计生委副主任、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局长王国强所讲,在“十二五”时期,中国的中药工业总产值以20%的速度递增,到2015年,中药工业总产值达到了7866亿,占中国医药工业总产值将近1/3,中药大健康的产业突破1万亿,成为中国新的经济增长点。目前已经有86个国家和地区的政府和中国政府签订了关于中医药方面的合作的协议。中国致力于推动国际传统医药的发展,积极倡议世界卫生组织大会通过传统医学的决议,中国向70多个国家派遣的医疗队基本上都有中医药人员,约占医务人员总数的10%。中医药已经传播到183个国家和地区,成为中国与世界各国开展人文交流、促进东西方文明交流互鉴的重要内容。

由此可见,全人类受益于中医药文化是时间问题。但直言不讳地讲,影响中医药健康发展的因素也不少,甚至在顶层设计等方面,也存在不可小觑的问题。是故,笔者曾经先后发表过诸如《中国亟须扶正中医药前行的航向》、《要想全民健康就得“优先”发展中医药》之类的时评文章。对此,北京中日友好医院原主任医师、中华中医药学会秘书长、中国名中医、慈方中医馆负责人贾海忠教授,以及被中国卫生部原部长张文康赞扬为“人民的好医生”的师承真气运行法创始人、名老中医李少波,伤寒大家黄西平,名老中医刘云腾的兰州真气堂创始人谈升先生,甘肃省陇西县人民政府副县长、中医学博士田永衍,甘肃省针灸学会会员、《壶天漫絮》一书作者康凤龙,九代苗医、北京苗禧堂医学研究院院长王小英,乾坤手诊学派创始人刘国平等不少业界大家,皆深以为然。

毋容置疑,作为中央最高层已经意识到了某些问题。就一定意义而言,正因为如此,所以,2016年12月5日,习近平在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三十次会议上才直言道:“要总结经验、完善思路、突出重点,提高改革整体效能,扩大改革受益面,发挥好改革先导性作用,多推有利于增添经济发展动力的改革,多推有利于促进社会公平正义的改革,多推有利于增强人民群众获得感的改革,多推有利于调动广大干部群众积极性的改革。”

包括“推动中医药走向世界”、“要着力推动中医药振兴发展”、“四个有利于”等在内的一系列中央最高层的指令,需要中医药体制内外的各种正能量去落实、推动,而在某些现实国情下,中医药体制内的落实、推动,是起决定性作用的。然,目前中医药体制内十分缺乏这样的正能量。

不过,比较庆幸的是,体制内也有一些为中医药发展或中医药走出国门等一直主动呐喊、积极行动者。譬如,中国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局长王国强、甘肃省卫生计生委主任刘维忠。

但是,据2016年4月20日中国新闻网报道,刘维忠告诉记者,“自己年底将要退休,剩下几个月的在职期间,他要做好两件事:继续推动中医走出国门,推动甘肃健康促进模式改革。”

家喻户晓,在国家有关部门和甘肃省委省政府的正确领导和大力支持下,多年来刘维忠从不计个人名利得失,而一门心思地为中医药发展、中医药走出国门等一直做着“拼命三郎”,甚至他几乎每天都会通过单方网、微博、微信等网络平台,不时地向民众、向同行、向业界、向亲友,推介各种有价值的中医药、健康等方面的信息,其中包括一些“秘方”。尤其是,刘维忠在百忙之中,还会挤出不少的时间和精力,亲自参与到一些急危重病人的救护当中。有时,无人敢承担某些医护责任,刘维忠都会挺身而出,因为在他的心目中只有一个理念,那就是,只要能治病救人,即使让他冒再大的风险都无怨无悔。

有关新闻表明,谈及中医药和甘肃医改,海内外点赞刘维忠者甚众。

其中,中医药文化的坚定守护者、名中医谈升的评价颇具代表性:“刘厅长(刘维忠原为甘肃省卫生厅厅长)是甘肃省六十年来难道一见的好厅长”。笔者在甘肃的多次实地走访中,亦随时随地都能听到赞誉刘维忠及其领导的甘肃省卫生计生委为中医药发展、为甘肃医疗等所作贡献之声。

实际上,刘维忠及其领导的甘肃省卫生计生委之业绩一直被官方层面所肯定。譬如,2016年4月12日上午,中国国家卫生计生委举行新闻发布会,就邀请甘肃省卫计委主任刘维忠介绍甘肃医改。据刘维忠介绍,甘肃医改除了认真贯彻国家卫生计生委的要求和推广三明的经验以外,主要有这么几个特色:一是甘肃医改思路上突出减少病人的目标,把医改拓展到健康促进模式的改革,变改医院为改健康。第二个特色是医改方法上,提出了三句话,用最简单的方法解决最基础的问题,用尽可能少的费用维护居民健康,走中医特色的医改道路。甘肃医改第三个特点,在医改的措施上突出监管。第四个医改上的突破,在医改理念上突出预防。第五个医改重点突出人才建设。第六个特色是突出中西医并重。第七个特色是医改的手段上,巧用新媒体。

不可否认,这么多年来,没有谁能完整地说出刘维忠究竟让多少人受益于中医药,但是综合有关新闻报道和其它信源,不难得出这样的结论:刘维忠是中医药的守护神。

2016年即将收尾,而某些迹象表明,刘维忠似乎只能在甘肃省卫生计生委主任的位置上“退休”,而不大可能在体制内继续一如既往地落实、推动中央最高层,以及甘肃省的有关中医药的一系列指令或政策了。然,无数的事实早就证明,中国发展中医药需要更多刘维忠们;而且,未来还会不断地证明之。

甚至可以说,正是因为有了刘维忠这样的“功在当代利千秋”的政界精英,以及屠呦呦这样的学界良知和贾海忠、谈升等为数不少的真正的医学大家,所以,中医才能走出百年来的困境,中国深化医改才能有更大的动力,世界才能保留住中医药这一人类文明瑰宝。

 

 

中国民族卫生协会培训部非药物疗法技术推广中心
办公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中路26号院2号楼9层1009
邮政编码:100015
咨询电话:13681481161(赵老师) 电子邮箱:fywlfjstgwyh@163.com
版权所有 2012-2020 京ICP备15046231号